追蹤
南洲山房----張烽益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敬天愛人 憫地惜物
E-Mail:fengyi2@yahoo.com.tw
  • 907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1626-1642)」讀後心得

西班牙人要佔領台灣北部的雞籠?

主要是要維持其好不容易建立的馬尼拉與日本之間的貿易航道,更是要阻止後進海上強權荷蘭的競爭,荷蘭佔領印尼後,快速開展與日本、中國的貿易路線,甚至為了要將西班牙逐出東南亞,甚至還數度封鎖馬尼拉港.因此西班牙必須固守在東亞好不容易的據點馬尼拉,在荷蘭已經進逼佔領台南安平之後,台灣島東面的航道一定要保持暢通,因此佔領雞籠,以作為馬尼拉到日本之間的避風港與中繼站,絕對勢在必行.

大家都知道,大航海時代起于葡萄牙,找到繞過非洲好望角,找到通往印度、中國的航海路線,進而佔領澳門,與中國日本進行貿易.而西班牙為了與葡萄牙競爭,就尋找另一條路線.往西邊航向美洲.

在加勒比海的波多黎各Puerto Rico,西班牙文「豐饒之港」port of rich的意思,西班牙人在1509年設置行政中心,是西班牙大航海時代一開始的前進基地,並成為後續殖民墨西哥與中南美洲的跳板.西班牙靠著麥哲倫在1521橫越太平洋抵達菲律賓,但一直還要經過二三十年,才發現黑潮,可以循著黑潮,沿著北太平洋路線回到美洲大陸,這個環太平洋的航海路線確認之後,西班牙才在1572佔領馬尼拉港.

此時,從中國泉州日本長崎到澳門麻六甲的貿易航線,已經是葡萄牙人所獨佔.荷蘭人更順著葡萄牙人的腳步,1619佔據巴達維亞(雅加達),要分這條南北黃金貿易航線一杯羹.並更進一步圍攻馬尼拉港,想要打垮西班牙人,但久攻不下, 葡萄牙人的澳門也攻不下,1623就轉移到大員.


西班牙佔領馬尼拉後,與明朝、日本的貿易頗豐,但要確保此航線的暢通,佔領中途的台灣是重要戰略考量.因此在1626佔領了雞籠,以確保台灣東岸航線,西岸就讓荷蘭人去玩吧,兩國井水不犯河水.其實西班牙人從1572佔領馬尼拉之後,就很注意台灣這島嶼,將它命名為 Hermosa,也就是美麗之島,後續西班牙的地圖都是標記為Hermosa(葡萄牙文是Formosa).美麗島其實是西班牙人先命名的,因葡萄牙的地圖都是記載台灣為小琉球.但後來荷蘭人使用了Formosa,不使用他的手下敗將西班牙的命名是可以理解的.

而西班牙人在雞籠建立了最遙遠甚至是最後的殖民帝國據點--聖薩爾瓦多城,也僅維持16 年.但卻留下了美麗島Hermosa這個稱呼.與百年前大航海創始時代的豐饒之港Puerto Rico,相呼呼應著.

西班牙的殖民宗教觀

1626年西班牙在馬尼拉的艦隊,即將進攻佔領福島雞籠前夕,一名道明會士D.Gonzalez,寫了一篇文章,自問自答地問國王,為何我們有權利殖民福島?這在當時西班牙國王受天主教皇指揮的時代,是非常重要的正當化理由.


對比當時信仰基督新教的荷蘭,逐漸成為他在大航海時代的對手,並在福島相對抗,乃至於日本全面迫教事件,大量天主教修士遭到殺害,開啟二百多年日本鎖國,卻只與信仰新教的荷蘭往來.西班牙的宗教觀,對於初次接觸西方基督宗教的東方人而言,如何看待宗教與政治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

那位西班牙道明會士認為,依據國際法的維多利原則的兩種權利:「佈教權」政府有必要保護傳教士安全以開化野蠻人.「貿易權」:任何港口都應向所有人開放,因為天主說萬物不會只存於一個王國,必須鼓勵交通貿易友誼.因此西班牙攻佔雞籠的意圖是良善的,派特使告知土著後,如還不接受,那土著就是判斷錯誤.言下之意,就是可以動用武力.

其實這原則在五十年前的1571年西班牙正式殖民菲律賓馬尼拉時,就已經發展出來了.
當時天主教會的力量,是獨立于國家軍隊的,甚至必須受其指揮,這對於日本統治者是無法理解,也是在日本有接近三十萬人信奉天主教後,德川幕府感到恐懼之處,其認為這些修士背後伴隨著政治企圖.這也導致日本全面迫害天主教,而只接受信仰世俗化基督新教的荷蘭.

而在德川幕府迫教時期,雞籠就成了這些教士的避風港,同時也是從西班牙來的教士要前進日本的中繼站.許多當時被迫教身亡者,後來被封聖的教士,都曾經停留過雞籠.




台灣最早的基督宗教儀式

一般文獻記載,西方基督宗教首度傳入台灣是1626年,西班牙佔領雞籠(嚴格來說是現在的和平島)建立聖救世主城 San Salvador時,由道明會修士所建立建立聖若瑟與聖若翰兩個教堂,後來又在淡水附近建立玫瑰聖母堂.後來荷蘭在1642攻下雞籠時,一位被俘虜的西班牙官員聲稱,有一千名當地土著皈依天主教.

但嚴格來說,西方基督宗教與台灣的第一次接觸,則要上溯到1582年,當時一艘載滿三百人的大船,一年一度從媽港(澳門)前往日本,在台灣北部發生船難,大家游到八里附近上岸,每天都遭受原住民攻擊熬過了兩個半月才自行造船離開,這期間有四名耶穌會士與一名修士,在觀音山頂樹立起十字架,並舉行了聖禮.

另外這本書當中,也詳細記錄了這些天主教修士從雞籠,上溯到基隆河,然後進入台北盆地,一直到淡水,沿途與當時的原住民接觸的第一手史料,這對於四百多年前台北盆地的各的主要聚落的原住民生活與文化,有詳細的描述.

有西班牙名的明末海盜與野柳的起源

這本書裡還提到了很多有趣的小典故,例如:十七世紀初,明末,幾個“海盜”老大跟西葡荷往來頻繁,都很國際化,都有西班牙文的洋名,例如:帶領勸導荷蘭從澎湖轉進大員的大哥大李旦,被西班牙人稱為中國王Rey China,而荷蘭人則稱呼他Adrea Dittis.他的小弟顏思齊叫做中國伯多祿Pedro China,另一個小弟鄭芝龍叫做尼可拉斯一官Nicolas Iqaum.可見當時中國的東南沿海的海盜集團的國際化程度遠高於我們的想像.

而野柳這個地名的典故是西班牙文punto diablos惡魔岬,其中惡魔diablos的d與b不發音轉變成ia lo的諧音.在1641年荷蘭船隊攻打西班牙的雞籠聖救世主城時,該聖教主城長官的官方文書中寫著:一艘荷蘭被擊沉的殘骸,被洋流推向「惡魔岬」.除了意指該處有暗礁很危險之外,其實是岸上的那些蕈菇的礁石,從海上看很像一群小惡魔排排站.還真有點像!原來美人頭是被一群小惡魔綁架的啦!


「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1626-1642)」這本書,對於已經熟知台灣史的人,一定能夠再發覺不少鮮為人知的驚喜,當中更有許多珍貴的全彩的稀有古地圖、文書與圖片,非常值得蒐藏.這本書更能夠開闊揭開原來台灣與馬尼拉是如此密切,而以馬尼拉輻射展開的歷史圖像是如此新鮮,補足了台灣長期被遺忘的歷史視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