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洲山房----張烽益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敬天愛人 憫地惜物
E-Mail:fengyi2@yahoo.com.tw
  • 88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國勞工加薪的十一種撇步,台灣呢?

 一、提高最低工資。通貨膨脹調整後,美國目前的最低工資比1968年的水準還低了25%。目前美國聯邦政府的法定最低時薪是7.25美元,各州可以在此基礎上增加,歐巴馬總統在2014年已經提出要提高到10.10美元的議案。EPI認為在2020年提高到12美元,將會有三分之一勞動力受益。
 
二、調整加班費規定。美國公平勞動標準法規定,年薪23660以下的勞工才能領加班費,在1975年有65%勞工可領,但現在只剩下11%。所幸歐巴馬已經要提案將門檻提高到年薪51000美元,如此才能讓更多人領到加班費。
 
三、強化工會集體協商能力。美國工會覆蓋率持續下降,從1973年的26.7%持續下滑到2011年的13.1%(台灣的企業工會涵蓋率大概7%),有工會保護的勞工薪資比整體勞工高出13.6%,由此可見當工會的集體保護力量降低時,工會涵蓋率的下降也就成為了勞工薪資不平等的主要因素。因此如何讓勞更容易加入工會(這部分歐巴馬也有提案修法),還有防止各州政府制定反工會法案,也就成為首要之務。
 
四、將無工作證勞工納入規範。美國有11.7百萬的無工作證的移工,佔勞動力的5%,這些非法移民無工作證勞工,常被惡質雇主剝削,因此歐巴馬總統提出修法,讓這些無工作證的移工有一條明確可以成為美國公民的時程與途徑,並提供基本勞動保棒,除可提高他們的薪資,也可提高從事相同工作的美國勞工薪資。
 
五、提供有薪病假與家庭照顧假.美國有四千萬名,也就是40%的私部門勞工沒有有薪病假,這導完全無法配合雙薪家庭的興起的需求,勞工勉強帶病上班降低生產,沒有家庭照顧假,生病子女帶病到校上課,也容易傳染給同學.因此必須由中央直接制定政策立法適用全國勞工.
 
六、終結導致性別與種族不平等的職場歧視行為.女性與少數族裔勞工一直在職場受到不平等的對待,薪資被壓低,因此,唯有降低歧視,讓勞工更容易的程序與管道來申訴僱主違法行為,並且讓歧視行為更加被攤在陽光下,被社會大眾檢驗.如此才能帶動被歧視低薪勞工的薪資提高.
 
七、強力執行勞動標準.政府對於勞動法令的落實過度消極,勞工常發生低於最低工資、沒加班費、僱主缺乏防護措施導致勞工受到職業傷害等等,這都讓勞工的勞動條件降低.這些所謂「被偷掉的薪資」,EPI的研究推估,一年大約有9.33億美元.因此如何讓法令落實,也是如何提高薪資的重要一環.
 
八、使用貨幣政策應該在低失業率時期.美國儲備局考慮利率上昇,通常導致經濟成長減緩、弱化工資成長,EPI分析,除非名目工資成長了3.5%以上,才能提高利率,否則勞工將無法分享到經濟復甦的果實
 
九、制定特定就業計劃並以公共投資基本建設來創造工作機會.將勞工引導到即使是整體就業市場蓬勃發展時,依然受高失業所苦的產業或區域.這可以用公共或非營利的就業計劃,來促進那些未被滿足的就業市場.另外政府應投入基礎建設投資,創造永續性的工作機會,刺激經濟成長.
 
十、停止貨幣的人為操作,以降低貿易赤字.許多美國的貿易夥伴,在國際金融市場上購買以美元計價的資產,來降低本國貨幣應有價值,這造成進口到美國的產品更廉價,而美國本地生產產品的出口價格更昂貴,這擴大了貿易赤字,減緩了工作機會的成長。如果禁止貨幣操作,每年可以減少兩千億到五千億美元的貿易赤字,創造兩百萬到五百萬個工作機會.
 
十一、修改稅制壓抑頂端1%富人的所得.稅制的偏好可以影響經營的投入偏好,也可讓生產力提升與薪資成長相符合,但也可能相反,因此以更高的邊際稅率來針對所高所得頂端前1%的富人課稅,如此才能降低這些金融權貴與企業經理人去壓制薪資成長的誘因,讓獲利流到勞工的薪資上.另外可實行金融交易稅,引導資金投資到生產性事業,而不是流竄到沒生產性的金融活動.
 
 
台灣薪資停滯的問題,比美國還嚴重很多。台灣長期資金外流,代工生產模式平行外移中國東˙南亞,而美國畢竟還擁有許多世界頂尖品牌企業,處於全球經濟分工體系的頂端,目前美國政府力推把製造業帶回美國,是把品牌企業原有末端製造外包到第三世界國家代工廠的模式,改變為把製造端也在美國新設廠房,新雇用本國勞工,讓設計、製造與行銷一條鞭串連起來,以創造更高的品牌附加價制。
 
反觀台灣,所謂台商回流,是這些被歐美品牌大廠取消外包訂單的代工廠,要回來,重新複製原來在第三世界國家享有的低勞動條件、低環保標準的生產模式,再次以殺價搶奪訂單,這種鯊魚回流,反噬勞工與環境的向下探底商業競爭模式。如此一來,部本無法解決低薪問題提升,反而更加降低台灣薪資水準。
 
從美國智庫EPI開出來的這十一項提高薪資的政策建議,可以看出,要解決薪資停滯,必須是全方位、跨部會、跨領域的施政整合套案,涉及勞動、產業、財政、人口、貿易等行政事務、才能以竟全功,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是一個決心的問題,執政者是否有真正想要解決低薪,還只是應付敷衍心態。
 
反觀台灣,光是這十一項中的第一項提高基本工資,就必須經過勞工團體苦口婆心的懇求,差點沒跪下來,才以施捨態度調整個3%,應付一下勞工,更遑論其他層面的更全面改革方案。由此可知,「加薪四法」不是政客的敷衍,那是甚麼才是敷衍,這不是鬧劇,甚麼才是鬧劇?

(本文刊登於2015.04.07UDN鳴人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